今天是:

中国电信网络用户入口|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局领导子站» 陈宗荣» 领导讲话


在北京市“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
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7-02-09 16:46文章来源: 【字体大小】 [] [] []


2016年12月21日

陈宗荣

    

同志们、朋友们:

    很高兴能够参加今天这个座谈会。近一两年来,北京市对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高度重视,组织政、教、学三界,开展专题培训,举办座谈会、研讨会等进行研讨,营造了浓厚氛围。前不久,我有幸应邀参加了市基督教两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举办的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建设高层论坛,被现场的热烈气氛深深感染。今天参加这个座谈会,这样的感受更深。刚才听了大家的发言,深受启发和教益。借此机会,我也就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谈点体会,仅供参考。

    一、应当重视我国宗教中国化进程中存在的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这一重要要求后,宗教工作部门、宗教界、学术界等方面反响热烈、积极响应,纷纷行动起来,以不同方式推进这项工作,势头很好。但据我们了解和有关方面反映,这项工作也暴露出来一些问题,如不及时给予重视和改进,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国宗教中国化进程。

一是认识有偏差。一些党政领导和宗教工作干部,没有深刻认识到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的重要性,没有准确把握其在宗教工作中的定位,认为引导宗教中国化与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是一回事,思想上不重视,工作中缺乏自觉性和主动性,没有摆上重要议事日程。一些宗教界人士认为,有的宗教已经实现了中国化,没有必要再强调再推进。一些宗教界人士认为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就是中国宗教“被同化”,让中国宗教彻底隔断与国际宗教组织的联系,与宗教的“普世性”“国际性”必然对立。一些宗教界人士担心中国化就是要去掉某些宗教的民族特色,对坚持中国化方向表示担心、存在顾虑。一些境外敌对势力认为,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就是要“宗教姓党”,使中国宗教成为“党办宗教”,是加强对宗教掌控的“政治举措”,并通过网络等进行诬蔑和煽动,对部分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产生误导。

二是工作流于表面。有的地方对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还停留在搞搞宣传、表表态、喊喊口号的应景式阶段,还没有认真思考如何实实在在地加以推进。有的地方、有的宗教上面重视,搞了许多活动,动静大,气氛热烈,但基层反应不大,甚至没有反应。有的地方在安排部署工作中,也想将这项工作作为重要工作来开展,但不知该如何下手、在何处着力、以何种方式,拿不出实际举措,还只是一般的号召、原则的要求,存在“表态非常积极,行动不知所往”的问题。

三是缺乏统筹谋划。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是一项十分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作,涉及宗教思想、宗教设施、宗教行为、宗教文化,事关政治、文化、社会、经济等诸多方面,必须加强统筹谋划、搞好顶层设计,既要着眼整体、考虑长远,又要着力局部、立足当前,发挥协同效应。但目前许多地方关于这项工作的思路还呈现碎片化状态,没有针对本地区、本宗教的特点,进行系统谋划、总体安排,习惯于跟风随潮、零打碎敲、浅尝辄止。一些宗教界人士认为只要在教义思想中找到中国化的解读和诠释即可。一些党政领导和宗教工作干部认为只要加强对宗教界的思想政治工作即可,没有认识到中国化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

四是整合力量不够。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既涉及发挥宗教界主体作用,又涉及党和政府的引导推动,还涉及学术界的智力支撑,需要各履其责、各尽其能,相互配合、形成合力。但目前在这方面还存在一些模糊认识,一些人认为,宗教中国化的主体只能是宗教界,党政工作部门不应干预,甚至不应进行必要的工作引导;一些地方政、教、学三界相互配合不够,还需要进一步找准各自定位,形成机制,使这项工作常态化、常效化。

二、注意拓宽我国宗教中国化的实现路径

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新形势下宗教工作的重要要求,是新形势下宗教工作的努力方向,对新形势下的宗教工作具有引领作用,要将这一要求贯穿于宗教工作始终,落实到宗教工作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具体来说,我以为可以有以下三个实现路径。

一个是实践路径。首先,要将我国宗教放到中华文化大怀抱中来化,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领、用中华文化来浸润我国各个宗教。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当代中国精神的集中体现,它所倡导的价值观念具有强大的道义力量,它所昭示的前进方向契合中国人民的美好愿景。要在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中大力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大力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优秀文化滋养心灵、涵育德行、引领风尚,引导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更好地顺应社会、服务社会、承担社会责任。其次,用团结进步、和谐宽容等观念来引导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要通过政策法规学习、和谐寺观教堂创建、宗教对话交流、加强宗教界自身建设等活动,增强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法治意识,使团结进步、和谐宽容等观念成为他们的自觉追求,有效防范西方意识形态和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第三,用实现中国梦的共同奋斗来激励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梦,也是中华民族每一分子的梦。这一伟大梦想将广大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牢牢地凝聚在一起,结成患难与共的命运共同体,构成我国宗教中国化的政治基础和物质基础。要在宗教界广泛开展中国梦的宣传教育,激励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各自的本职工作中奋勇争先,为实现中国梦贡献力量。第四,要积极推动宗教思想建设成果现实化、具体化,使其及时进场所、进院校、进团体,成讲章、入教材、见信众。

    另一个是思想路径。主要有两个方面任务。一方面,要支持各宗教在保持基本信仰、核心教义和礼仪制度的前提下,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重点是挖掘和阐释,要通过挖掘,搞清楚教义教规中,哪些内容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哪些不是,从而发扬好的、改革不好的;通过阐释,搞清楚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要求具体是什么,弄明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都有哪些内容,从而对教义教规作出有针对性的阐释。这种挖掘和阐释,要以中国人的文化血脉、思维方式和话语方式,用“中国人的眼光”,用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去理解宗教的价值观,用中国人能够理解的语言文字去解释宗教信仰,形成中国文化理解下的神学表达。要通过宗教思想建设,使宗教的自我认知与社会对宗教的认知相统一,使宗教由中国文化的“自己”变为中国文化的“知己”。另一方面,要着眼统筹谋划、顶层设计、科学推进,从理论和实践、历史和现实的结合上,加强对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内涵的研究阐释,讲清楚其鲜明特征和实践要求,包括重要意义、指导思想、基本原则、目标要求、认识视角、阐释原则、主要内容、方式方法、责任分工、保障措施等,用以指导实践。适时编写宗教中国化基础教材或读本,推出一批既有理论高度又具有现实指导意义的理论成果。

    还有一个是历史路径。每一个宗教都是从历史中走来。我国五大宗教除了道教是土生土长的外,其他都是从外国传入,都有一个自觉不自觉的中国化过程,道教也有一个与时俱进、适应时代的过程,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宗教改革家为此做出了重要贡献,为我们树立了榜样。要认真研究、深刻反思、仔细梳理我国宗教中国化的历史脉络,探索其规律性,借鉴经验,汲取教训,鉴古知今。这其中既应该有中外对比,也应该有古今对话。东北师范大学的韩秋红教授提出,通过对我国引进西方哲学的历史进行总结和反思,“发现中国人研究西方哲学的主动意识越发明确,引进、学习和研究西方哲学的目的也越发明晰,实现了从开始时仅将西方哲学作为一种异质文化了解、学习,将其看着西方哲学与中国文化的外在嫁接,到后来在主动传播、研究西方哲学的过程中打上中国人特有的思维特征、文化烙印,而将西方哲学转基因入中国本土文化,不断生成‘中国的西方哲学’。这一转变从社会发展的静态分层来看,经过了‘传统知识型’、‘文化比较型’和‘当代阐释型’三部曲;从社会发展的动态更迭来看,经过了将西方哲学看作‘哲学史就是哲学’、‘哲学史就是认识史’和‘哲学史就是思维的创造史’的三跃迁。”这一观点,对总结我国宗教中国化历史具有重要启发意义,值得我们从这样一个视角去思考和体会。另外,从历史的维度看,我国宗教中国化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历史过程,在正常情况下,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自觉不自觉、高兴不高兴,在传统文化的浸润下,在历史的大浪淘沙下,我国宗教必然会不断加深中国化的程度,这是历史的经验,也是宗教自身发展的规律,因此,我们对待宗教中国化要有历史思维和历史耐心,不能急于求成。

三、推进我国宗教中国化应该注意处理好几个关系

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除了找到正确的路径,还要有正确的思路和方法。具体来说,应该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

一是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既是一个理论问题,也是一个实践问题。如果不从理论上说透彻,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思想观念就难以转变,宗教中国化的实践也就难以顺利有效开展。这包括从宗教内部推动宗教思想中国化建设,也包括将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作为一个研究对象,从认识论、方法论的角度加以理论观照。马克思说:“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这一重要论述深刻揭示了理论对于实践的极端重要性。对于宗教这一特殊现象,理论的指导、思想的引领更是至关重要。要拓宽视野,善于挖掘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提炼标识性概念,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中国品格的神学思想体系,并加大宗教思想建设成果转化,做好贯穿、结合、融入工作,特别是要真正体现在宗教教职人员的讲经讲道中,融进宗教院校的教材课堂中,让“上帝”讲中国话。同时,要及时总结经验,积极探索符合中国实际的实现宗教中国化的理论观点和方式方法,增强宗教中国化的科学性、实效性。

二是局部与整体的关系。宗教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社会现象,包括宗教思想、宗教戒律、宗教礼仪、宗教哲学、宗教建筑、宗教设施、宗教用品、宗教音乐、宗教艺术、宗教组织、宗教行为等诸多因素,涉及宗教信仰、宗教体验、宗教感情。宗教中国化应该是构成宗教的各个要素的中国化,而且各要素应当协同呼应,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单兵突进不成军,一花独秀不是春。对宗教中国化要统筹谋划、系统思考,有清晰的目标、具体的计划、周密的组织。同时,也要看到,宗教中国化总归是要从一项项具体的要素做起,哪个要素着力重一些,哪个要素着墨浓一些,要因教、因地、因时制宜,做到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

    三是当前与长远的关系。宗教中国化是一个春风化雨、潜移默化的渐进历史过程,要尊重宗教自身规律,循序渐进,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由易到难、由简至繁,持续努力、久久为功,不能搞运动、瞎折腾。但是,渐进、漫长并不等于消极、被动,更不等于等待、不作为,要既有韧劲又有冲劲,应当立足当前、长远规划,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抓住关键环节、找准切入点,一点一点浸润、一年一年推进。要加强宗教人才培养和宗教组织建设,为宗教中国化提供人才支撑和组织保障。

四是内因与外因的关系。 推动宗教中国化归根到底要由宗教界发挥主体作用,这是内因,内因才是事物变化的根据,没有内因的作用,事物就不可能发生变化。不激发宗教界的自觉性和积极性,不发挥宗教界的主体作用,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就只能是一句空话。但是事物的发展变化,只有内因还不够,还必须有外因作为条件。推动我国宗教中国化,党和政府的引导、学术界的智力支撑是外因,没有党和政府的引导、鼓励和学术界的支持、帮助,我国宗教中国化的进程就会步履维艰,很难打开局面。目前,我们一些干部的宗教工作政策水平不高、能力不强,难以适应和担当引导宗教中国化的任务,亟待加强学习。另外,要切实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有效防范宗教极端思想的浸蚀,坚决消除宗教领域存在的一些逆中国化、去中国化和极端化等倾向,将评价中国宗教的标准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避免用别人的尺度裁量自己,确保中国化的正确方向,为推进我国宗教中国化营造一个好的环境,这也是很重要的外因。

谢谢大家!


您觉得本网站哪个栏目最应该加强建设?

  • 局情概况
  • 新闻中心
  • 政策法规
  • 政务公开
  • 在线服务
  • 公众参与
  • 宗教之窗
  • 理论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