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查找

我国伊斯兰教界学术文化领域的一件大事

伊斯兰教逊尼派六大部权威圣训集汉译本全部问世

作者:陈广元、阿地里江·阿吉克力木、敏俊卿 更新时间:2013-08-22信息来源:中国民族报

我国穆斯林的精品译著 

□ 阿地里江·阿吉克力木

  
    圣训是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录,是伊斯兰教最根本的经典之一,也是伊斯兰教最重要的文化遗产。被辑录定本的六大部权威圣训集,是伊斯兰教中仅次于《古兰经》的经典,对伊斯兰教的教义、教法、礼仪、道德等方方面面作了全面详细的阐释论述,是各派法学家立法的第二渊源,是历代伊斯兰教教职人员和学者们宣教传道、立论立说的依据,受到穆斯林的高度尊崇和严格遵循。

 

  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伊斯兰教界开展了解经工作,对当代中国穆斯林在宗教生活和社会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依据伊斯兰教经典及其内涵,从教义教规的角度,做出既符合伊斯兰教信仰精神,又符合社会发展要求的解释,正本清源,解惑释疑,谨守中道,反对极端,不断探索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开展解经工作,须以经训为本,引经据典,经典渊源尤为重要,因此权威圣训集的汉文翻译工作,对于解经工作来讲,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对于挖掘和弘扬伊斯兰教基本精神,做出符合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阐释具有重要的参考作用。

 

  余崇仁阿訇作为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教务指导委员会委员,是解经工作的骨干力量。他在翻译完成《穆斯林圣训实录》之后,又着手翻译了《艾布·达乌德圣训集》、《奈萨仪圣训集》、《提尔米兹圣训集》和《伊本·马哲圣训集》,经过审订,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至此,六大部权威圣训集在我国的翻译始告完成,这是我国穆斯林的精品译著,反映出新时期我国伊斯兰教界高水准的学术水平。

 

祁学义和余崇仁多年来勤奋不辍,专注于圣训的研究和翻译。

他们将六大部圣训译成数百万字的汉文版本,完成了中国伊斯兰教的一大翻译工程,实在是难能可贵。




权威诠释 经典记忆 

——伊斯兰教逊尼派六大部权威圣训集汉译本全部问世

 

□ 敏俊卿

 

日前,由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教务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陈广元大阿訇作序,教务指导委员会委员余崇仁阿訇经过10多年翻译的《艾布·达乌德圣训集》、《奈萨仪圣训集》、《提尔米兹圣训集》和《伊本·马哲圣训集》,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样,加上之前出版的《布哈里圣训实录》和《穆斯林圣训实录》,伊斯兰教逊尼派六大部权威圣训集汉译本全部出版发行。这是我国伊斯兰教界的一件大事,将成为永载史册的经典记忆。

 

圣训是《古兰经》的完美诠释

 

《古兰经》是伊斯兰教唯一的根本经典,是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在23年的宣教过程中,陆续得到的“真主启示”的汇集。伊斯兰教认为,《古兰经》是真主神圣的语言,是真主通过天使令穆罕默德传达给人类的永久法典。它是伊斯兰教信仰和教义的最高准则,是伊斯兰教法的渊源和立法的首要依据,是穆斯林社会生活、宗教生活和道德行为的准绳,也是伊斯兰教各学科和各派别学说赖以建立的理论基础。圣训的地位仅次于《古兰经》,忠实详尽地记录了先知穆罕默德传播伊斯兰教23年间的言行录,以及各种历史事件和他赞许和默认的事情等,真实地反映了当时阿拉伯半岛的社会全景。其内容涵盖十分广泛,包括宗教层面的教义、教律、教规和社会生活层面的价值规范、道德伦理等,是对《古兰经》根本大纲和原则精神的完美阐释,是伊斯兰教第二大思想源泉,深刻地影响着全世界穆斯林的精神价值和社会生活。在伊斯兰文化史上,《古兰经》与圣训相互辉映。

 

中国伊协原副会长、著名穆斯林学者马贤说:“圣训是对《古兰经》内容的解释、补充和伸延,也即第二法源。如果说《古兰经》是经、是纲,圣训则是疏、是目,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构成了伊斯兰-阿拉伯文化思想体系的基础和源泉。”

 

“圣训成为《古兰经》经文的权威注释、延伸、补充和强调。因此,圣训对理解《古兰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不仅是对《古兰经》的最准确诠释,而且对理解《古兰经》发挥着不可或缺的辅助作用。”中国伊协顾问、宁夏回族自治区伊协名誉会长谢生林阿訇解释道。

 

六大部圣训集互相印证,确立权威

 

伊斯兰教初创时期,大量的圣训基本由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口传心记。公元8世纪前后,部分圣训面临遗失的危机,搜集记录圣训成为穆斯林社会的重大事宜。719年,哈里发欧麦尔·本·阿卜杜·阿齐兹首次明令学者搜录圣训,于是,广搜勤录圣训的工作在各地穆斯林学者中全面铺开。公元9世纪,学者们在搜录圣训的基础上,谨慎细致地求证和甄别圣训,去伪存真,分门别类地予以辑录,从而开创了影响深远的圣训学学科。与此同时,著名的圣训学大师布哈里(810870年)、穆斯林(821874年)、艾布·达乌德(817-889年)、提尔米兹济(824892年)、伊本·马哲(824887年)和奈萨仪(839915年)等相继涌现。

 

这些圣训大师辑录的圣训集分别以他们的名字命名,即《布哈里圣训实录》、《穆斯林圣训实录》、《艾布·达乌德圣训集》、《奈萨仪圣训集》、《提尔米兹圣训集》、《伊本·马哲圣训集》,伊斯兰教逊尼派奉之为六大部权威圣训集。史载,圣训家们在搜集圣训的过程中历经了千辛万苦,但他们始终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穆斯林学者祁学义博士和丁俊教授指出,“这些圣训集收录的圣训,都是编录者从数十万段中经过认真考证精心筛选出来的,例如……布哈里选自60万段,艾布·达乌德选自50万段,穆斯林选自30万段……”

 

6部圣训集的内容相互印证。“六大部圣训虽然大部分内容有所重合,但这正反映出六大部圣训集相互印证的特点,以及圣训不容质疑的权威性。”中国伊协教务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国伊协会长陈广元大阿訇说。 

 

在这6部圣训集中,《布哈里圣训实录》是最具影响力的圣训实录,细致入微地以不同章节整理和记载圣训。布哈里辑录圣训严谨的态度和“最完整的传述纪系”的编纂方法,构成了后人辑录圣训的典范,也确立了它作为最权威圣训的地位。《穆斯林圣训实录》的地位仅次于《布哈里圣训实录》,二者并称为《圣训两部实录》本。《穆斯林圣训实录》对收入的圣训列出不同的正文形式,并附列相关集录方法和传述系统。《艾布·达乌德圣训集》根据问题编排圣训,将穆圣及圣门弟子对一个问题的多种说法同时编排。《提尔米兹圣训集》和《伊本·马哲圣训集》篇目划分细致,标题简明扼要,文字凝练通达。《奈萨仪圣训集》采用布哈里和穆斯林两家的原则严谨辑录,按教法实体的门类分别编排。

 

马贤先生认为,逊尼派穆斯林学者之所以将上述六大部圣训集确定为标准本,因为这六大圣训集基本囊括了全部圣训的主要内容,编订严格,分类明确,可靠性强,不仅被逊尼派穆斯林尊为具有经典品级的著作,而且也得到其他教派的重视。

 

六大部圣训集汉译本是伊斯兰教解经工作的标志性成果

 

新世纪,中国伊斯兰教界开展了意义深远的解经工作,正本清源,解惑释疑,倡导伊斯兰教和平、中道、宽容、团结和两世吉庆的思想主张,反对极端,不断探索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中国穆斯林译介圣训的工作早在12世纪末就已经开始。祁学义提出:“最早向中国穆斯林译介圣训的是维吾尔族诗人阿合买提·玉格乃克,他在l2世纪末、13世纪初撰写的诗集《真理的入门》中就大量引用了圣训。……中国穆斯林汉译伊斯兰教经籍的活动始自明末清初。”

 

然而,长期以来,中国穆斯林阅读的圣训汉译本大多是圣训选段。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原副院长、知名学者杨宗山认为:“(我国)‘圣训’的汉文翻译,经历了从片段摘译、选注本解读、选编本译注,到权威经典全译的从简到繁的发展过程。”

 

近年来,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根据时代的要求和穆斯林群众的宗教需求,将翻译经训作为开展解经工作和经学思想建设的重要内容,成立中国伊协圣训翻译审稿小组。经过审稿小组的认真审订,由祁学义翻译的《布哈里圣训实录》和余崇仁阿訇翻译的《穆斯林圣训实录》两大部权威圣训集汉译本分别于2008年和2009年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之后,将余崇仁阿訇翻译的《艾布·达乌德圣训集》、《奈萨仪圣训集》、《提尔米兹圣训集》和《伊本·马哲圣训集》4部圣训集,作为中国伊协成立60周年的献礼作品,认真审订,并给予经费支持,积极组织协调,最终完成出版工作。